我能提取熟练度 第1475章 气宇非凡是慧根,西夏女皇李银川!

: 这一次,双方一见面便直接朝着对方痛下杀手,甚至就连那公式化的“客套一番”都被他们极有默契的忽略掉了。

漫天剑雨,在月光的照射下化作一幕银白色的流光,居高临下朝着庞斑激射而去。而庞斑的身形则是在剑光临身的前一刻,无比诡异的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又宛如从地上凭空钻出来一般出现在夜未明身形正下方的地面之上,自下而上的一拳,朝着夜未明悍然轰出。

没有了一个需要保护的方夜雨,庞斑的战术要变得更加灵活许多,再不需要硬抗下夜未明所有的大招、杀招了。

身在半空,夜未明没料到庞斑的攻击居然来得如此之快,如此诡异。暗自吃惊的同时,已经飞快的收起逆鳞,转而取出威力最强的夜天剑,剑尖向下一挑,将庞斑这一拳的力道直接刺破。

破剑式!

这就是《惊天九剑》的强横之处,如果是让原版的《独孤九剑》遇上庞斑这一拳,恐怕还需要纠结一下到底应该使用“破掌式”还是“破气式”来化解对方这一拳的力道,但在《惊天九剑》的面前,却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

当然,他之所以能够做到如此得心应手,轻描淡写的破掉庞斑的一拳,其中也绝对不乏《弈博云天》的功劳。

毕竟,当一个武者实力达到了夜未明这种程度时,他的真气、招式、心法等方方面面,都已经完美的化作他实力的一部分,非要强行的分出一个彼此,将是一件十分无趣之事。

就在夜未明反手一剑破开庞斑拳劲的同时,紧跟在他身后的小桥也终于出手,干将、莫邪两把神剑左右一分,随之又是一卷,一幕金色的剑光便如龙卷风一般朝着庞斑席卷而去。

面对小桥的“倾城之恋”庞斑的身形再一次诡异消失,再度出现已经来到小桥身后,跟着却是猛地一拳朝着身体一侧轰出,却是将夜未明以“离剑式”手法驾驭的张陵剑轰飞出去。

这时,小桥的攻击已经再度到来!

在皎白的月光照射之下,三道身影纵横交错,便在这赫连山巅,展开了一场精彩纷呈的生死决战!

唯一可惜的是,这一场大战并没有观众。也不知有多少武林中的顶尖强者,会为错过这场大战扼腕叹息。

一边打,小桥忽然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皱着眉头思忖片刻,依旧不得其所,只能在队伍频道里向夜未明发出了请教:“夜大哥,我怎么感觉今天的庞斑,有一点……无心恋战?不对……不是无心恋战,应该是……”

在激烈的战斗中,并不允许小桥详细的思考用词,虽然将这一句话在队伍频道里发了出来,却还是没有说明她想要表达的具体意思。

要说无心恋战,那完全就是扯淡。现在的庞斑,就好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们,让夜未明与小桥根本就无法脱身。这种表现,怎么看都不像是“无心恋战”的表现。

其实不用小桥把话说明,夜未明也秒懂她的意思。于是便在一边应付着庞斑诡异莫测的攻击,同时抽空发出消息说道:“他并不是‘无心恋战’,而是无心与我们决出胜负生死。他此刻出手的目的,不过是要拖延住我们的脚步而已。”

“对对对!”小桥对夜未明的判断,表示十分的赞同,但她不明白的是:“庞斑现在不是应该急着找到李元昊,保护他安全的回到西夏皇宫吗?在这里和我们两个打消耗战,完全不符合他的利益啊!”

按照他们之前的分析,庞斑、方夜雨在知道李元昊的狼子野心之后,虽然会心中不爽,但还是会尽量的想办法保住他的性命。

毕竟,一个心怀鬼胎的友军,那也同样是友军,可以替元蒙分担很大的压力。如果李元昊在夜未明的算计之下被弄死了,他们可不敢保证李元昊的继任者,会做出比李元昊更加符合元蒙利益的选择。

这时,夜未明与小桥同时施展出凌厉的剑招,在交谈之中,两个却在战斗中诡异的做到了“心意相通”,三道剑光彼此纵横交错,相辅相成,愣是将庞斑这样的强者,逼出三丈开外。

而庞斑在一退之后,再次凭借那他诡异莫测的身法欺身而上,越发坐实了夜未明先前的判断。

这时,夜未明又在频道里再次发出消息,向小桥解释道:“孙子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之所以会感觉到疑惑,其实是犯了知己不知彼的错误。”

“你用我们所有了解到的情报,去强行解释庞斑的行为,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对劲。”

微微一顿,再次发出消息补充道:“庞斑虽然聪明,但他也绝对不是全知全能。他手头上掌握的情报根本无法与我们相提并论,他就连李元昊现在在哪都不知道,更加不可能知道我们已经将李元昊安排得明明白白。”

“在他的认知里,李元昊有着真龙之气护体,只有你我这样的高手联手,才有可能在结合其他因素的情况下,威胁到李元昊的性命。”

“按照这个理论继续推测下去的话,他只要能够将你我的脚步拖延在这贺兰山上,李元昊就有着九成以上的把握可以凭借真龙之气增幅的战力杀出一条血路,平安返回兴庆府。就算我们另外安排了其他高手对其进行截杀,最多也只能拖延一下李元昊返回的时间,而无法真正威胁到对方的性命。”

小桥闻言两眼放光:“也就是说,因为信息差的存在,已经注定了庞斑会采取错误的战略,以及最后的失败。”

夜未明微微一笑,算是认同了小桥的说法。当即不再废话,转而凝聚精神,全力与庞斑周旋。再没有任何顾虑的小桥,也是振作精神,发挥出比之前更加强悍的凌厉攻击,摆出一副想要速胜的架势。

像夜未明、小桥与庞斑这样的顶尖高手,如果其中任何一方有意拖延时间,而不是一心想要分出胜负的话,那么在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打出个结果来。

便比如此战,三个人从深夜打到黎明,依旧没有分出来一个胜负输赢。

而这时,西夏皇宫里的朝堂之上,却是因一则突如其来的消息,而炸开了锅。

原来是李元昊的一个贴身侍卫,伤痕累累的逃回兴庆府,同时带回来一个无比震撼的消息。

西夏王李元昊在秘密结盟的过程中遭到吐蕃王率领的大军偷袭,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损失惨重,不但大军被困山谷,就连西夏王李元昊也在混战之中中了敌人的毒箭,最终不治身亡。

之后,西夏部队组织了数次突围,均以惨败告终。唯有一只七人小队杀出重围,一路马不停蹄的返回王城报信。

然而,这些战士经过连番恶战之后,本就伤疲交加,七个人在回来的路上累倒六个,只有一个人活着逃回王城,将噩耗带了回来。

消息一出,西夏朝野陷入一片哗然。

李元昊身死,吐蕃部队大军压境,在这种国破家亡的时刻,任何人也再难保持淡定,满朝文武尽数聚集朝堂,开始七嘴八舌的商量应对之法。

然而,在这种时候,国中无君,又怎么可能讨论出一个所以然来?

毕竟,李元昊并没有立储,他的几个儿子也都有着各自的支持者。在这个时候,大家免不了要争一个头破血流。

就在各方势力僵持不下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中年宫女来到朝堂之上,宣读了一则来自深宫中的意旨。

对于这个宫女,满朝文武谁也不敢小觑。因为此女正是西夏国的实权人物之一,甚至足以制衡李元昊的皇太妃李秋水的贴身宫女——魏娟!

而魏娟带来的旨意,也是让所有人震撼不已。

国不可一日无君!更何况是危急存亡之秋?

长公主李银川精通谋略,弓马娴熟,一身武功更是皇族所有嫡系之首。兼之熟读兵书,能力非凡,足担大任!

皇太妃决定,由长公主李银川继承皇位,整顿兵马抵抗吐蕃大军,保住西夏国的基业。在度过此难之后,再励精图治,整顿国力,为李元昊报仇!

这道旨意一出,朝堂之上一片哗然,争吵得比之前更厉害了。

而打扮成西夏宫女,跟在魏娟身后的三月,脑海中却是禁不住想起了夜未明之前所说过的话:“魏娟的儿子就是她的软肋,被李元昊握在手中,可以让她背叛李秋水。而李元昊一死,只要谁能掌握她儿子的命运,也同样可以任意驱策于她。此人,可用,而且有大用!”

果然,阿明深谋远虑,他的算计,绝对可以碾压所有人!

之前在辽国的时候,因为元蒙人太过于配合了,让阿明一身的本事都没来得及发挥多少,就实现了“躺赢”的局面。而这一次在西夏,才是他真正可以大展拳脚的时候!

不得不说,银川的确是各方势力中的最大公约数。如果由她继承皇位,的确没有任何一方势力会因为之前战队的问题而遭到清算。但是,她也绝对不是可以完美符合其中任何一方势力的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会有人站出来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便比如手握重兵的大将军,便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自古以来,从来都没有废长立幼的传统,我西夏更无女子称帝的先例,此例不可开!”

下一刻,朝堂之上的温度猛地下降了十余度。与此同时,一棵冰雕玉树在朝堂的中央拔地而起,乔装成西夏宫女的三月身形出现在玉树之中,随之一连数掌,轰在大将军的心口,直将对方打成一座冰雕。跟着又是一掌轰出,冰雕“哗啦”一声被轰得粉碎,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就此化作一地鲜红的冰渣。

与此同时,却听另一边的宫女魏娟冷声说道:“现如今吐蕃大军压境,陛下已然身死,西夏面临着亡国之危。皇太妃意旨,若有谁再不服命令,胡搅蛮缠,按叛国罪论处,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三月的手段,配合上魏娟的言语,顿时让满朝文武噤若寒蝉。

与此同时,三月已经不动声色的走到负责掌管一品堂的赫连铁树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赫连将军,你在吐蕃使团出事之后处理不当,没有及时召集兵马救援陛下,以至于酿成这场大祸……”

听到这里,赫连铁树的脑门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他的心里苦啊!

西夏大军,是他能指挥得动的吗?

然而,如果当真追究责任,他却是肯定跑不了的。

这时,却听三月继续说道:“银川公主已经决定赦免将军的过错,让你戴罪立功,还望赫连将军不要自误。”

与此同时,又是一声高喊,从朝堂后方传来:“银川公主到!”

在太监的尖声高呼之中,一身龙袍的李银川迈步从后方的殿门走入大殿,此刻的他,娥眉高耸,满脸光华,俨然已经有了几分君临天下的威严。

而后,就见她缓步拾级而上,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坐在原本属于李元昊的龙椅之上。

三月轻轻一笑,随之继续对赫连铁树说道:“赫连将军,今后是福是祸,就看你自己的选择喽。”

赫连铁树足足沉默了三秒,在经过一番天人交战之后,终于率先跨出一步,俯身跪倒在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赫连铁树在西夏朝廷之中的身份说高不高,但说低也绝对不低。最主要的是,他手中所掌握的一品堂,绝对是京城之中最精锐的一股战力!

让这股精锐去正面对抗铁鹞子大军肯定是扯淡,但要让某个人无法活着从朝堂之上返回府邸,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李秋水的意旨、三月的手段再加上赫连铁树的站台,终于让朝堂上的那些“大佬”们放弃了所有幻想。不知哪一个最先带头,齐齐朝着端坐在龙椅之上的银川跪了下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银川伸手虚托,让所有人起身。而她的目光,则是不自觉的朝着正门之外的天空看去。

奶奶,您看到了吗?

您被李元昊夺走的一切,我都已经替你讨回来了,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了!

您在天上看到现在黄袍加身的我,想来也会替我感到高兴吧?

从今以后,再没有人可以左右我的命运,我的命运只会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

奶奶,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