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提取熟练度 第1474章 月满贺兰山!

: “拖延时间?”对于庞斑已经意识到的问题,方夜雨显然还不是十分的明白:“他们彼此配合着演戏来拖延时间,到底有什么阴谋?”

庞斑轻轻一笑,随之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最开始也没有想通,所以在你们讨论诗词歌赋的时候,我自然也没有闲着。后来我想到了鸠摩智,又想到了我们之前的假设如果完全成立,那一切的事情,似乎就都解释得通了。”

方夜雨神色一正:“请老师指点。”

庞斑满意的轻轻点头,随之说道:“如果吐蕃使团的事情当真是夜未明所为,那他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方夜雨立刻有所猜测:“是为了银川?就好像老师说得那样,银川与夜未明早已经沆瀣一气,他自然不会允许旁人染指。”

说话间,两人已经离开了御花园的范围,前方恰巧有一堆巡逻卫兵走来,庞斑停止了叙述,直到卫兵离开之后,方才继续说道:“银川喜欢夜未明不假,但我看那夜未明绝不是一个会被儿女情长束缚住手脚之人。”

“而且,他对银川,未必就如银川对他那般的想法。”

“那么,在排除这一点之外,你还想到了什么?”

方夜雨苦思良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弟子愚钝,还请老师指点。”

庞斑这时却是继续循循善诱道:“咱们来到西夏皇宫这么长时间,夜未明甚至专门跑到我们住宿的地方大闹了一场,赫连铁树我们已经见到了,银川我们也见到了,可咱们到现在也没有见到西夏王李元昊,你认为这正常吗?”

听到庞斑这么说,方夜雨也同样陷入了沉思。

这时,却听庞斑继续说道:“我感觉李元昊的消失,与吐蕃使团被害这两件事情之间,似乎有着什么内在的联系。这也变相证明了一件事……”

方夜雨终于眼睛一亮:“鸠摩智之前对我们有所隐瞒!如果我们能让他把知道的东西全说出来,也许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庞斑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显然对方夜雨能够及时从震惊、沮丧、愤怒等负面情绪中挣脱出来,并对事情进行客观冷静分析的表现,感到十分满意。

按照庞斑和方夜雨的分析,关于吐蕃使团被害一事的案情分析到现在,应该就只差最后一块拼图了。只要找到这最后一块拼图,就算依旧没有办法拿到足以指控夜未明的铁证,最起码可以将所有的事情捋顺清楚。这对于他们,乃至于整个元蒙方面接下来的应对,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最后这一块拼图,就在鸠摩智的手中!

为了拿到这一块拼图,方夜雨可谓是费尽了唇舌,向鸠摩智各种的痛陈利害,最后更是抛出此事可能关乎到西夏、吐蕃不知多少将士的性命,这才终于说动了鸠摩智,将吐蕃与西夏秘密结盟一事,如实的告诉了他们。

其实也不能怪鸠摩智一直都有所隐瞒,毕竟这一次结盟是秘密进行的,在结盟达成之前,元蒙也是他们的重点防范对象。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让他们站在元蒙人的位置上,如果提前知道这个消息,也肯定会想办法将其透露给中原,让西夏、吐蕃两国来分散他们遇到的阻力。

毕竟,谁都不愿意辛辛苦苦作战,结果给他人去做嫁衣。

而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鸠摩智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也只能选择说出这个秘密,以阻止更大的灾难。

然后,庞斑和方夜雨才发现,他们从鸠摩智这里得到的,就只是半块拼图而已。

虽然,根据这半块拼图,他们已经可以大致推测出夜未明的计划。最后那半块掌握在赫连铁树手中的拼图,又或者没有都问题不大。但那块拼图之中,偏偏还有着他们想要解决这一问题,所必须要用到的重要信息。

那就是,李元昊与吐蕃王,究竟约定在哪里结盟?

这个情报,可以说是两国的最高机密了,只有两国国王的绝对心腹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就连鸠摩智都不得而知!

于是乎,两个人不得不再次动身找到赫连铁树。方夜雨又将之前劝说鸠摩智的那一套说辞,改动了一下用在了赫连铁树的身上,也终于成功的说服对方,如实相告吐蕃使团并没有全员被害,还有着两个漏网之鱼已经逃出了兴庆府的真相。当然,还有对两人来说更为重要的一点,也就是李元昊与吐蕃王会盟的真正地点。

此刻,天色已近黄昏……距离吐蕃使团被害,已经过去了将近一昼夜的时间!

“夜大哥。”在距离赫连铁树所在办事处正面五十丈外的阁楼上,小桥看到庞斑与方夜雨从里面快步走出,神色匆匆的样子,略有些紧张的开口对一旁的夜未明说道:“庞斑和方夜雨先是找到了鸠摩智交谈许久,跟着又找到了赫连铁树,想来已经大致弄清了整件事情的脉络了吧?”

夜未明点了点头:“这本就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方夜雨本就是一个极聪明之人,庞斑实力达到游戏顶峰,更是可以看到许多常人很难察觉的东西。能够在一天之内弄清楚事情的脉络,完全在情理之中。”

这时,另一边的殷不亏却是有些焦急的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这一次的西夏驸马选拔赛发展到现在,已经彻底摆脱了原著的框架,在无信息差优势的殷不亏也是一脸的懵逼,只能以夜未明马首是瞻。

“慌什么?”夜未明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手扶着窗框,不慌不忙的悠然说道:“庞斑、方夜雨的确都是一时人杰,在公平的情况下互相算计的话,我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但这一次,他们来得太晚了,之前又在银川的配合下白白浪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以至于直到现在才将事情弄明白,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说话间,夜未明转头看向天边的斜阳,略有些怅然的开口说道:“算算时间,现在李元昊恐怕早已经不在人间了吧?大概明天一早,李元昊被吐蕃王偷袭,与战乱之中身亡的噩耗,就可以传回西夏皇宫了。”

这时,夜未明猛地生出感应,转回头,却见刚刚走出赫连铁树办事处的庞斑,已经目光炯炯的向他看来。两人之间虽然相距五十丈开外,但对方的目光落在身上,却依然让他生出一种无比炙热的感觉,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一般。

夜未明现在并没有与庞斑在此地再度交战的理由,于是只是礼貌的冲着对方含笑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而后猛一转身,带起身后“天龙之翼”发出一声“哗啦”声响,头也不回的朝着楼下而去。

跟着他一起来的小桥、三月、殷不亏三个小伙伴,以及扮演莜莜的小青、扮演刀妹的尉迟嫣红和扮演非鱼的单小小齐齐跟上,消失在庞斑师徒的视线之中。

见到这一幕,方夜雨禁不住心里一突,连忙对一旁的庞斑说道:“老师,那夜未明见到我们从赫连铁树那里出来,却是半点也不着急,甚至没有半点想要阻止我们行动的意思。难道说西夏王已经……”

“绝无可能!”庞斑闻言立刻摇头,同时说道:“李元昊好歹也是一国之君,没那么容易出现意外的。就连之前的辽国,里赤媚也是因势利导,利用夜未明谣言造势,折损耶律洪基龙气的空档才对其下毒成功的。虽然最后被萧峰摘了桃子,但中原也没能在这件事情上得到更多的好处,里赤媚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而现在,夜未明这个最厉害的角色,一直都在西夏皇宫,我不认为其他人能有机会威胁到李元昊的性命。”

方夜雨闻言轻轻点头,他也很是认同庞斑的观点。

在吐蕃王的袭击之下,李元昊的部队或许会损失惨重,但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身死!

略微沉吟了片刻,方夜雨马上试探着问道:“老师,我们是否应该立刻返回住处,叫上所有武士,立刻出发赶去营救李元昊?”

“不!”庞斑果断的否决了方夜雨的提议:“不用回去了,就你我两个人出发,立刻动身!”

言罢,已经展开身法,朝着宫外奔行而去。

……

当夜子正,满月如轮。

贺兰山的古道之上,两匹快马并肩狂奔,这两匹马儿一黑一白极为神骏,任何一个识货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世间难得一见的宝马良驹,都是西夏国皇宫之中最精良的宝马。

在马背之上,也同样坐着一白一黑两个青年,其中的男子一袭黑衣,骑着黑马,唯有身后那件由三百六十把飞刀组合而成的金属披风,在月光之下被映得熠熠生辉。而另一个女子却是气质如兰,飘然若仙,一身白衣,骑着白马,清冷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更映射出一种带着神圣气息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不论是什么人见到眼前这一幕,都会禁不住在心里赞上一声:好一对璧人!

策马山中,小桥禁不住语气有些着急的问道:“夜大哥,我们比对方足足晚了半个时辰离开皇宫,真的可以及时追得上庞斑他们吗?”

夜未明轻轻一笑,自信的答道:“这个你大可以放心,今天我们是注定要与庞斑战上一场的。”

小桥略感惊讶:“夜大哥这么自信?”

“那是自然。”夜未明轻轻一笑,跟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袖,随之说道:“之前在交手的时候,庞斑在我的衣服上做了一点手脚。所以并不需要我们去找他,庞斑也会主动找上我们的。”

小桥闻言不由一愣:“他们不去救援李元昊,来找我们干什么?”

夜未明本想告诉小桥,庞斑他们因为来得太晚,一步慢步步慢。根本不像自己这边一样,可以利用莜莜、刀妹的空军优势与非鱼的找人能力,时刻锁定李元昊逃跑的位置。

所以,站在庞斑的角度上来看,与其白费力气的在大海里捞针,倒不如拖住夜未明的脚步。

只要让夜未明无法参与加害李元昊,那么凭借李元昊自身的真龙之气,便有八成以上的机会可以活着返回兴庆府。如此一来,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只不过,这些话夜未明只是在心里面想想而已,并没有将其说出来。

因为……

随着山道的改变,在两人正前方的古道中央,已经现出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在月光的照射之下傲然而立。

对方看上去只是三四十岁年纪,样貌近乎邪异的俊伟,尤使人印象深刻处,是其皮肤晶莹通透,闪烁着炫目的光泽,一头乌黑亮光的长发中分而下,垂在两边比一般人宽阔得多的肩膀上。鼻梁高挺正直、双目神采飞扬,如若电闪,藏着近乎妖邪的魅力,看一眼便保证毕生也忘不了,配合着有若渊停岳峙的身材气度,却使人油然心悸。

这活像魔王降世的男子,身上的紫红锈金华服一尘不染,外披一件长可及地的银色披风,腰上束着宽三寸的围带,露出的一截缀满宝石,在月光下异彩烁动,只是此带,已价值连城。

见到此人,夜未明与小桥立刻收敛心神,不再多言,并同时做好了与强敌殊死一战的心里觉悟。

因为,这个拦住他们去路的男子,正是庞斑!

此刻,双方之间的距离尚有二十丈。夜未明却并没有勒住宝马的意思,反而用双腿夹紧了马腹,催动战马加速朝着庞斑冲撞过去,看那架势,就仿佛要用战马的速度,将这个魔道至强者当场撞死方才甘心。猛然提升的速度,更是将原本与之并行的小桥直接甩开。

庞斑见状却是一言不发,只是右脚猛地踏前一步,随着他的足尖落地,整个山峦都为之轻轻一颤。

“轰隆!”

宛如雷鸣般的巨响,在一整片山丘之上炸裂开来,冲着这山体中的每一株草木,每一处洞穴。夜未明与小桥胯下的宝马,也在这“雷鸣”声中七口喷血,暴毙当场!

没有方夜雨那个拖油瓶在旁边需要保护,此刻的庞斑终于展现出了一个游戏顶尖强者,所应有的盖世风姿!

不等光荣牺牲的战马将自己从身上摔下,夜未明与小桥已经齐齐从马背之上腾空而起。前者随后一招,逆鳞神剑已经出现在他手掌之中,随之剑锋一指,无数碎片便刮着刺耳的破空之声,朝着庞斑激射而去。

万剑归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