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提取熟练度 第1472章 这是证据?没错,这是我的不在场证据!

: 果然来了!

听到方夜雨的话,夜未明心中冷笑的同时,倒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乱。

毕竟,这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鸠摩智一身武功全失,夜未明在将他交给将进酒三人的时候,也只是简单的点了对方的穴道而已,并没有添加什么多余的控制手段。以庞斑的能力,想要将其救醒,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就算庞斑不救,过了一整夜的时间,他被点的穴道,大概也自己解开了。

而鸠摩智现在大彻大悟,立地成佛不假,但并不等于变成夜未明的无脑拥护者。因此,他或许不会反对夜未明带他回中原神捕司接受审判,但当元蒙使团的人问起他的遭遇时,他也没有道理为夜未明隐瞒什么。

庞斑、方夜雨想要利用这一点来给夜未明找点麻烦,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既然提前认识到了这一点,夜未明自然不会对鸠摩智的出现显得措手不及。于是轻轻一笑,就这样默默看着方夜雨的表演。

而赫连铁树听到他的话后,却是在微微一愣之后转而大喜:“不知雨夜王子口中的那位前辈,究竟是什么人?”

方夜雨此刻脸上已经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平静的说道:“大雪山,大轮明王,吐蕃国师鸠摩智!”言罢,猛地转头看向夜未明:“根据鸠摩智大师的描述,在下感觉吐蕃使团遇刺的事情,恐怕和夜少侠脱不了关系。”

此言一出,赫连铁树立刻警惕的转回头看向夜未明,一边等待着他的解释,一边在心中思忖着,此事如果一旦被坐实,自己要如何能够将这个恨不得将天捅出一个窟窿的家伙拿下?

反观夜未明,却是依旧镇定自若。看着一脸自信的方夜雨,心中不禁在赞叹对方的演技精湛。

自信?

鸠摩智在遇到你们之前,恐怕就连吐蕃使团的遭遇都不知道,他能给你们提供个屁的证据!

冷冷一笑,夜未明冷声说道:“别跟我整那些有的没的,既然你认为鸠摩智可以指证我,那就让他出来与我对质好了。”

微微一顿,跟着又解释道:“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今天你们如果能够实锤我和吐蕃使团遇害的事情有关倒也罢了,如果不能,我夜未明也不是可以任人揉捏,随意构陷的!在这西夏皇宫之中,我可以给西夏国一个面子,保证按照文明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能讲道理,就尽量不将问题付诸武力。”

“但等阁下离开西夏皇宫之后……哼哼!”

一旁的赫连铁树还想说什么,却被夜未明直接打断:“作为一个强者,我也有我自己的尊严。在西夏皇宫,甚至兴庆府之外的事情,赫连铁树将军就请不要过问了。”

言罢,夜未明的目光已经再一次落在方夜雨的身上:“现在还等什么,将鸠摩智请出来,与我对质吧。”

随着夜未明将满含威胁的话语说完,方夜雨不禁与庞斑再次交换了一个眼色,越发确定了夜未明这次前来砸场子,就是要以方夜雨的生命威胁庞斑,不要轻举妄动的猜测。

不过事已至此,他们也知道现在这并不是当务之急的问题。于是在庞斑的授意之下,方夜雨亲自返回客房,将正在诵经的鸠摩智请了出来。

并不是他不想保持自己一国王子的逼格,而是因为他的那些手下,全都在夜未明与庞斑的大战余波之下,被震晕过去了。

现在整个元蒙使团,能够保持清醒的就只有两个人。

总不能让庞斑进去请人吧?方夜雨可没有那个胆子!

不多时,鸠摩智随着方夜雨从房间里缓步而出。看得出来,失去了一身武功的他,脚步显得多少有些虚浮,呼吸也不似之前那般的沉稳,但好在他之前一直呆在房间里默默诵经,在夜未明到来之后也并没有出来凑热闹。因为隔着几面墙的原因,夜未明与庞斑交锋所产生的噪音,倒也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将鸠摩智请到众人面前,方夜雨轻轻一笑,随之说道:“吐蕃使团集体被害,三十余条人命尸骨未寒,现在只有请国师将昨夜的事情向大家说明,还死者一个公道了。”

鸠摩智闻言微微点头,而后开口说道:“贫僧之前嗜武成痴,特别对大理国的《六脉神剑》始终心存贪念。于是乎……”鸠摩智从自我反思的角度,将昨夜发生在冷宫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与众人讲述了一遍,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避重就轻,只是保持着中立的态度,客观的陈述事实。

直到听他把话说完,夜未明才终于相信他真的已经大彻大悟,而不是为了保命而装出来的。

而赫连铁树听完鸠摩智的讲述,却是禁不住将目光落在夜未明的身上,沉声问道:“对于这件事,不知夜少侠打算作何解释?”

“没什么可解释的。”夜未明轻声说道:“我昨夜与几个小伙伴在西夏王允许的范围内,在皇宫里面游玩,后在冷宫之中见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

“出于职业习惯,我们便准备将其拿下,谁知对方居然拒捕,于是就动起手来了。”

说到这里,夜未明耸了耸肩:“后面的事情,与鸠摩智大师所言一模一样,我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动手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难道我与鸠摩智国师之间起了冲突,也触犯了西夏的法律不成?”

赫连铁树一时词穷,而另一边的方夜雨却是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在讨论吐蕃使团遇害的事情,夜少侠转移话题、避重就轻的能力,倒是让人佩服得紧呢。”

听到方夜雨的提醒,赫连铁树也立刻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于是再次对夜未明问道:“夜少侠昨天袭击了鸠摩智国师……”

“是我发现他鬼鬼祟祟,于是发生了冲突。”

赫连铁树显然并没有在这种事情上,与夜未明咬字眼的兴趣,于是便从善如流的改变了自己说法:“好吧,算是我用词不当。是夜少侠昨夜与鸠摩智国师产生了冲突……”

夜未明满意的点了点头,满意的说道:“很好,你继续。”

我继续个锤子!

赫连铁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疯了。我本来是打算继续的,可是你忽然弄出来这一句“你继续”,把我的情绪都给整得不连贯了!

努力的平复一下心情,又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到底说到哪了,整理一遍思路之后,方才继续说道:“在夜少侠与鸠摩智国师发生冲突的时候,刚好吐蕃使团也遭到了凶手的刺杀,这两件事情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难道夜少侠不觉得这太过巧合了吗?”

“对此,不知夜少侠准备作何解释?”

“解释?”夜未明有些无语的说道:“我有什么好解释的?”

跟着,不等赫连铁树继续询问,便主动开口问道:“赫连将军,从刚刚我和鸠摩智国师的陈述之中,你应该也掌握了一些关键信息。那么我问你,吐蕃使团被害的时候,我在哪里,在干什么?”

赫连铁树理所应当然的答道:“你在冷宫与鸠摩智国师战斗啊。”

夜未明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吐蕃使团,又是在哪里遇害的?”

赫连铁树一愣,下意识答道:“当然在陛下为吐蕃使团安排的客房。”

夜未明点了点头:“吐蕃使团遇害的时候,我的人在冷宫,有着人证鸠摩智国师在场。”

“这叫什么?”

“用办案专用术语来说,这叫做不在场证据!”

夜未明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赫连铁树:“赫连将军,你居然拿着我的不在场证据,让我解释自己和案件无关,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本身就十分搞笑吗?”

厄……

赫连铁树再次词穷,只能将求助的目光落在方夜雨的身上。

而庞斑和方夜雨则是暗自感叹,这一次指控夜未明,貌似并没有起到预想中的效果。

在他们原本的设想里,夜未明作为犯罪嫌疑人,应该做贼心虚才是。更主要的是,赫连铁树作为利益相关方,应该更加硬气一些,因此也不需要拿出什么完美的指控证据,只要能够证明夜未明有足够的嫌疑,就足以让他难受了。

可是现在看来,夜未明这个嫌疑人,貌似比赫连铁树这个办案人,还要更加的豪横啊!

虽然心里面对赫连铁树的表现很是不满,但方夜雨还是按照原计划,坚持着继续给夜未明使绊子。于是冷冷一笑,说道:“根据我的了解,吐蕃使团与冷宫之间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般人固然是要走上一会儿,但以夜少侠的轻功,恐怕顷刻之间便可以在两地之间奔走几个来回。”

“所以,你与鸠摩智大师之间的矛盾,并不能成为你不在场的证据。”

“相反,吐蕃使团与鸠摩智大师同时遇到危险,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这两者之间是否有所联系。”

“你怎么联想是你的事。”夜未明却是十分光棍的说道:“你想诬陷我,可以!”

“拿出足以指证我的证据来!”

“否则的话,你凭什么让我自证清白?”

“街头配钥匙十分钱一把,宁配吗?”

一番唇枪舌剑之后,两边却是谁也没有办法奈何对方。这其实与证据神马的,已经关系不大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夜未明与庞斑这个两个超级战力,谁也奈何不了谁。

否则的话,就算再如何的不合情理,弱势的一方也肯定要自证清白。

眼看着场面一时之间陷入僵持状态,赫连铁树感觉自己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却是忽然见到有几个宫女快步朝着她们这边走来,来至近前之后,为首一人冲着众人躬身行了一礼,而后柔声说道:“银川公主请元蒙方夜雨王子与中原神捕司的夜少侠,去御花园一叙。”

众人转头看去,却见这宫女不但在众多宫女之中气场最足,就连相貌也是十分姣好。大眼睛、瓜子脸、长头发、尖下颚,皮肤白皙胜雪,算是一个标准的网红脸。

随着这宫女的出现,夜未明与方夜雨也终于停止了争执。

别管大家心里都是怎么想的,但此番来到西夏,名义上都是为了西夏驸马的争夺赛而来。公主相邀,你还无动于衷的话,那还争个锤子驸马?

不再理会方夜雨和庞斑两个抠脚大汉,夜未明转头冲着那宫女轻轻点头:“请姑娘带路。”

如果说夜未明的态度还算比较平和,并没有摆出什么架子的话,另一边的方夜雨就显得气派多了。却见他轻轻一笑,露出一个自认为最是潇洒的笑容,而后冲着那宫女微微颔首:“银川公主相邀,方夜雨不胜荣幸,劳烦姑娘带路。”

不得不说,这方夜雨在面对宫女的时候,倒是充分的表现出了一个王子应有的气度。嗯,就是那种明明在骨子里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可以俯视众生,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礼贤下士,平易近人的模样。

而那个宫女自幼便在宫中工作,耳读目染之下,审美观自然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权利的污染,还就吃方夜雨这一套。

却见那宫女在俏脸微红之后,跟着便一言不发的在前面带路,仿佛不敢直视方夜雨那无比炽热的目光。

凭借轻描淡写的一个微笑和一句话,便赢得了宫女的好感,方夜雨表现得十分得意。挑衅似的看了夜未明一眼,而后便不急不慢的随着一众宫女,朝御花园的方向而去。

夜未明也不在意的耸了耸肩,随后迈步跟上。不过紧跟着,却是猛地眉头一皱,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走在自己身边的庞斑,冷声说道:“我说,人家银川公主邀请你了吗,你就这么主动的在后面跟着,还一代宗师呢,到底要不要脸?”

庞斑对于夜未明的劝退,却是丝毫不为所动:“我就是担心某人不要脸,趁老夫我不在的时候,对夜雨痛下杀手,不亲自跟着怎么能放心?”

“切!看你这话说得,我是那么粗鄙的人吗?”夜未明呲笑一声,跟着也不等庞斑反驳,便主动补充了一句:“我是!”

庞斑:……

庞斑忽然感觉,相比起夜未明那一身精湛的武功,他的思维跳跃方式还要更加令人防不胜防,就连他的《道心种魔大法》都挡不住,原本酝酿好的情绪和反讽之词,就被他简单的一句“我是”给整得不连贯了。

不过庞斑毕竟也是心思深沉之辈,在夜未明的“我是”之下吃了一亏,马上便想到了反击之法,便用只有他和夜未明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夜少侠出身公门,恐怕还不知道,这个宫女在驸马选出来之后,也是要随银川公主一起出嫁的,其地位大概相当于中原大户人家嫁女时的通房丫头。”

微微一顿,跟着又用一种看好戏的眼神瞅了夜未明一眼:“在知道这一点后,不知道夜少侠是否还会固执的认为,她的感官如何,对这一次的驸马竞选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