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 第1077章 一个名额都不给

最快更新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最新章节!

苏溪心头了然,云清池的名额对于各殿而言向来是十分重要的,杀殿和毒殿之所以实力能一直比另外两殿强,云清池也占了很大的影响。

因为每一次的四殿大比都是他们两点获得更多的名额,弟子们进入之后实力都会有很大的提升,久而久之这差距自然也就越来越大了。

然而,这一次因为发生的事太多,最后所有的名额竟然全都落到了万千殿和问天殿,他们殿内弟子一定也对此感到很失望。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问他们要点名额来?”苏溪问。

“属下也知道此事并不好开口。”温长老的表情有些尴尬,又透着几分无奈,只是云清池里能量浓郁,对于修炼者而言是极好的机会。

之前因为已经认定了他们一定是第一,就连此次拥有名额的弟子都基本确定了,没想到最后竟然出了这个问题,一个名额都没有。 从小了看只是少一次名额,没什么大不了,但恰好下一次的比试是比武,问天殿和万千殿此次已经抢了风头,若是在下一次的比武上又抢了风头,在宫主心

中的印象只会越来越好,对他们则是极其不利。

下一次翻身的机会是毒殿,他们毒殿若是保不住第二名……

苏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明明之前拿的一手好牌,现如今处境越来越糟糕的竟然成了他!

“你去资源室看看我们有什么资源适合拿来交换,我被宫主下令不允许出去,只能靠你了。”

“是,殿主。”

……

当温长老找来的时候,顾念笙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沈昱修的人比温长老速度更快一步,告知了事情的原委。

“菱殿主,我们殿主很有诚意,想要换取的名额也不多,只要五个,用这些修炼资源来换也是足够的。”

温长老脸上漾着亲切的笑容,那模样算是全然忘了之前与顾念笙的针锋相对。

顾念笙轻笑一声,果然,长老都是能屈能伸,之前还对她咬牙切齿,恨不能杀了她,如今倒像是没事人一般来化干戈为玉帛了。

“温长老可是忘了之前发生的事了?我们之间似乎并不是能坐下来好好谈的关系。”

顾念笙云卷云舒地品茶,目光漫不经心的从温长老身上扫过,透着几分讥讽。

这种两面三刀的家伙最是狡猾,她自然也不打算给什么好脸色,若是双方的身份调换,怕是毒殿的人只会更嚣张。

毕竟,之前他们都是体会过得。

温长老心头亦是暗骂,若不是殿主被禁足,一切只能交给他来办,他也不想再这里忍气吞声!

“菱殿主,之前都是我有眼是不泰山,全都是我的错,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我一般计较。”温长老笑着道。

“可我这人生来就不大度,最是记仇。” 顾念笙轻飘飘的看了看自己的指甲,似乎有一处不够平整,余光从温长老的脸上划过,也明白后者真是在咬着后槽牙说话,只可惜有事求人,想不忍着也不

行。

“殿主,这些修炼资源并不差,即便是给弟子所用,提升的效果也不会比云清池里修炼差。

我们两殿之间虽然多有矛盾,但好歹也都是噬天宫的人,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是?” 顾念笙轻笑一声,眼见着温长老憋屈的要死,明明满肚子怨气还得面露笑容的模样实在可笑,他自己也该好好照照镜子瞧瞧这模样,的说出来实在没有太大

的信服力。

“温长老说得不错,只不过你来晚了一步,这名额我都已经分下去了,弟子们高兴得都去庆祝了,这会儿如何还能收得回来?”

此话一出,温长老不由得一愣,“这么快?” “温长老你是不知,我们万千殿每年云清池的名额都极少,这一次好不容易得到了名额,弟子们一个个的都是翘首以盼,所以我方才一高兴便将名额全都发放

下去,明日便准备进云清池了。” 听到这话,温长老心头亦是暗啐了一口,果然是从未得到过这么多名额的万千殿,没见过世面,就这样急匆匆地给定完了,仔细一想又觉得实在符合万千殿

的作风。

万千殿这段时间以来也有不少消息传进了他们耳朵里,规矩实在是比不得其他殿,苏菱也是个率性而为的性子,压根就不计较这些。

“菱殿主,要不你再试试?用这些资源去交换,想必也是有人愿意的。”

“这如何能行,我这当殿主的说的话也是一言九鼎,若是贸然改变,岂非对我以后管理不利,不如温长老去找问天殿问问,或许他们那能有名额。”

温长老只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被赶出了万千殿,点头哈腰了半天,什么好处也没得到,最无语的是方才他去万千殿的时候,砚殿主说的话亦是一模一样……

“被耍了!”

…… 顾念笙的确将这二十个名额都给分发了下去,云清池的名额一共有四十个,以往万千殿最多也不过能得到五个,更多时候只有三个,这次杀殿与毒殿一个名

额都没有,他们则和问天殿各有二十个。 据说云清池里的能量非常浓郁,对第一次进入其中的弟子好处最大,恰好她也并未去过,所以给自己和羡迟都留了名额,除此之外的云楼、晏言、誉年等立

功之人以及殿内的优秀弟子都分到了名额。

其他的弟子则发了一些修炼资源,所幸相互之间也没有弟子因为此事而妒忌,倒是其乐融融。

“明日我们一起去云清池修炼。”顾念笙笑吟吟的看向尉羡迟,“噬天宫的好东西也不少,既然来了,自然是不要放过。”

“只不过解毒药还没有给你。”尉羡迟沉声道。

顾念笙叹息一声,“我这些日子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体内的异动,有要开始发作的迹象,不过暂时还能压制一会儿。 原本今日大比结束之后殿主就该给我们解药了,只不过出了这么多乱子,怕是得等我们从云清池出来之后才能拿到了。”